抗癌药物的增长率连续几年超过16%,总理呼吁采取更多措施并开放中间环节。

近日,“天价”抗癌药被推到风口浪尖。

就此,李克强总理近日作出批示,要求有关部门加快落实抗癌药降价保供等相关措施。

“抗癌药是救命药,不能税降了价不降。

”李克强表示,必须多措并举打通中间环节,督促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让群众有切实获得感。

根据国家卫健委表示,目前,我国已上市抗癌药品138种,其中进口66种,进口独家27种,2017年总费用约1300亿元人民币,近几年年均增速超过16%,明显高于世界7%的平均水平。

“伴随着人口老龄化和人口的增长,导致肿瘤发病率和诊断率提升。

同时,从城乡发展的角度来看,患癌症的人数也在逐渐增多。

比如,城市由于生活节奏快,人们的不良生活习惯和雾霾等环境因素诱发癌症;农村则伴随着贫困,缺医少药的情况,导致患癌症几率增加。

”7月18日,西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保障学系副主任翟绍果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以上两点原因是中国的抗癌药物市场需求量增加的主要原因。

除此之外,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副秘书长韦绍锋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包括癌症治疗药物在内的部分重大疾病用药被纳入医保,进一步刺激了癌症治疗需求,导致整体治疗费用在不断增加。

进口药费占近半壁江山进口抗癌药“格列卫”,是人类第一个用于抗癌的分子靶向药,在它问世之前,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简称“慢粒”)被视作绝症,而在格列卫诞生之后,慢粒患者的5年生存率被提高到了85%以上,且生存质量几乎和正常人无异。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让人在绝望中看到希望的“救命药”,却让很多患者望而却步,因为,由于有专利保护而无法仿制,一盒进口格列卫在中国的售价约为23000-25800元,该价格稳定,鲜有降低。

据记者了解,“格列卫”于2003年在国内上市,该药企曾尝试降低药价,推出“买三送九”的优惠活动。

即便如此,一名患者服用正版格列卫,每年至少仍需花费7万元左右。

2003年,中国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全年的平均工资不过只有14040元。

“我国进口抗癌药的药费占比过高,一方面是进口药品的价格受到关税、增值税、产权专利、研发成本以及流通成本的层层加价,导致进口药价过高;另一方面,国内药企近年来虽然也大力投资抗癌药物的研发,但是成效不佳。

”翟绍果表示,综合几个方面的因素,从而导致我国过度依赖进口抗癌药的局面。

同样以上述的“格列卫”为例,在韩国,价格不到9000元人民币,几乎是全世界最低。

据记者了解,药价之所以这么低,是因为韩国会对药物做技术评估,评估完了以后,明确一个药的药效、副作用等等指标,他的药品监管部门、医保部门会出面去和制药公司谈判价格。

而在国,一种进口药怎么定价呢?制药公司报一个离岸价,到了中国,再加上关税、增值税、还有层层经销商要赚的钱,就成了最终售价。

肿瘤是全球至今尚未攻克的疾病,我国更是肿瘤负担最重的国家,发病率和死亡率持续走高。

根据2017年国家癌症中心最新数据:全国每天约1万人确诊癌症;到85岁,一个人患癌风险36%;肺癌为发病率、死亡率双率第一。

在全球药品市场肿瘤药市场规模已经“独领风骚”,而据预测这一格局将会持续。

根据2017中国肿瘤登记年报数据显示,中国每年新发癌症病例429万。

在这一背景下,中国抗癌药市场规模超过千亿元,而其中约一半依赖进口。

税降但价格依然坚挺进口药占比过高客观存在,而且,还会继续延续一段时间。

“进口药占比过高是必然的,今后一个时期内仍将是进口药主导。

主要原因两条,一是新药研发水平不高,能力不强,二是仿制药水平同样存在水平低药效不能得到保证等问题。

追究起來,根本原因还是基础研究存在较大差距。

新药研发是一个连续的过程,研发的飞跃有赖于基础研究的扎实有效。

”7月1日,四川天府健康产业研究院健康经济首席专家孟立联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除此之外,进口药价格偏高,与税收有一定关系,特別是增值稅,在关税显著下降甚至为零的情况下,增值税还是提高了进口药的价格水平。

更重要的是,进口药的定价、特別是原研研药、创新药的定价,事实上还属于垄断价格,且国外垄断和国内垄断又有较大差別。

降低垄断价格,市场准入谈判、医保准入谈判特別重要,甚至可以说这两个谈判将对进口药价格降低起决定性作用。

“进口抗癌药物的中间环节繁琐复杂,涉及到多方的利益,百姓希望将癌症纳入医保,药企希望国家给的利润空间越大越好,医保部门需要节约医保资金,一方面将更多地病种纳入医保,另一方面要大力扶持我国的药品研发。

”翟绍果表示,要想将患者的药品费用负担真正的降下来,有两个方法可以实现。

一是进行药品价格谈判;二是大力扶持我国的药企创新。

除此之外,在此前的4月和6月,李克强总理两次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并鼓励创新药进口,加快已在境外上市新药审批、落实抗癌药降价措施、强化短缺药供应保障。

为此,5月1日起,28类进口药关税降至零,其中包含了治疗癌症的常用药;对进口抗癌药品,减按3%征收进口环节增值税。

但是,看得见政策,看不到福利,此类药物仍是按照原价出售。

“目前面临的问题在于:税下降了而价格不降。

原因在于降税对于流通环节越多的商品,对于终端的直接受益效果也就越弱,也就是为什么税降下来了而药物价格降不下来。

”翟绍果称。

从国际经验上看,都是由国家和跨国药企公司进行价格谈判,然后以量换价,在谈判时强调中国市场的“量”,药企降价,可以减少它流通的成本,扩大销量;而患者也可以在降价中得到实惠,达到双赢的局面。

就此,韦绍锋同样表示,从理论上来讲,进口药实施零关税可以下降一些,但不多,只有通过国家医保谈判,才有可能将价格降到原来一半以上,这才是主要的降价手段。

同时,有专家说,我国政策的落实有“滞后效应”,一般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

据记者了解,2017年,医保部门开展了第一次国家药品谈判,最终有36种高价临床必需药品通过谈判进入了医保目录,其中15种抗癌药品纳入其中,平均降幅达50%,落地半年来为癌症患者节约费用近30亿,如今,第二次国家谈判即将开展,将目标锁定在18家企业的抗癌药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