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性和感觉也可以成为众筹生活方式的卖点。

我最喜欢的电影是开派对和开咖啡店来实现渴望已久的小小新鲜生活…众筹不再仅仅是一种融资行为,而是逐渐演变成一种生活方式。

众包不仅降低了创业的门槛,也降低了你想要生活的门槛。所有具有相同偏好基因和相似品味的人都将聚集在一起,支持能与他们产生共鸣的项目发起人。感情和生活方式正在成为众筹的新趋势。

11月21日的企业家集体婚礼是北京寒冷多雪的一天。莱光英桥附近的国创工业园区空无一人,但只有一个大厅非常热闹。十二对夫妇正在举行集体婚礼。他们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北票企业家。婚礼并不奢华,但却充满了节日和温暖。

在一系列裁员和破产之后,中国进入了一个企业家浪潮的寒冬。从全民创业到回归理性,企业家群体经历了坐过山车一样的过程,许多企业家的婚礼不得不推迟。

汉唐新通是“青年企业家集体婚礼”的发起人。婚礼上的蛋糕、水果、饮料和其他食物来自其他支持者。他们也是有梦想、敢于实践并踏上创业之旅的年轻人。

婚礼的众筹过程得到了汉唐新通公司的支持。李莉也是校长,她说婚礼后,她还会帮助12对企业家和新人解决企业发展中遇到的问题。

“我通过众筹创办了自己的企业。我认为众筹不会给我的生活带来婚礼。

”新来的朱晓说。

他觉得众筹改变了他的生活轨迹,否则他仍会日复一日地在他家乡小镇工厂的装配线上重复他无聊的生活。现在所有这些经历只能是想象。

“他们也是年轻人。他们是别人可以接受的。你为什么不能?我们想要的是婚礼,而不是等待时间流逝。

来自江西的新人朱晓说,在他和他的女朋友都想赚足够的钱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之前,他们感到越来越困惑和疲惫。现在他们改变了主意。

几年前,一种源自国外“kickstarter”的众筹模式渗透到了城市年轻人的生活中。

众包(Crowdsourcing)作为一种进口产品,最初是指通过互联网发布筹资项目和筹资。能否获得资金不再是基于项目商业价值的唯一标准。

只要是网民喜欢的项目,他们就可以通过众筹获得启动项目的第一笔资金,众筹为创业和梦想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

这不仅仅是一场婚礼。生活方式和感受一直是众筹的个性化标签和卖点。

在炫耀其生活方式的众筹平台上,它更倾向于选择突破僵化的生活方式,涵盖电影、音乐、游戏、旅游、食品、家居等生活领域。

“何塞”新闻奖获得者陈庆刚是最受关注的众筹案例之一。当他开始筹集资金拍摄一个无法形容的项目,希望完成10,000个臀部的拍摄计划时,你可能不会想到仅仅几天后,就有10,000人实际上参加并自愿脱掉裤子。

一位众筹参与者曾经说过,他只是想释放自己。他心中总是有许多梦想。由于害怕失败、羞耻和被谈论,他已经沮丧了很长时间,只能墨守成规。他越来越找不到自己的存在感。他想过别人的生活。这次他迈出了大胆的一步。

关键是他看到这么多人支持众筹,这让他感到不孤独。虽然他们彼此不认识,但他们彼此同意。

就因为我喜欢一部电影,然后通过众筹模式,喜欢这部电影的人可以得到以电影主题为设计主题的原创t恤或其他衍生产品,并与拥有相同主题的人聚在一起,取代其他无意义的社交活动。

也许这个电影主题派对的众筹会议将为其他有类似想法的人树立一个先例。你的周末很可能会被众筹平台上有趣的派对所取代,改变御宅族和御宅族的生活方式。

众筹派对的魅力仍然需要一定数量的资金,这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那些不属于同一类型的人只是随便玩玩的风险。

山溪旅行团是一群追求缓慢生活方式的90后年轻人。两年前他们通过互联网相遇。他们都喜欢茶文化和咖啡文化,并愿意接受缓慢的生活方式,从而形成一个群体和定居点。

“我们就像一家人。我们喜欢分享我们的新鲜想法和梦想,比如新鲜研磨的咖啡豆,然后聚在一起煮一些美味的单品咖啡。我们也喜欢在工作室的茶几上泡一壶好茶。

”赞助商海洋说道。

在参观茶山和村庄的过程中,他们发现这是一种缓慢的生活体验,他们可以找到尚未商业化的纯茶。以前,年轻人通过互联网了解茶的本质。现在他们有了另一个选择,他们可以去茶山茶村体验一下。

为了支持团队对茶的起源的探索,并带来更多年轻人对慢生活方式的追求,山溪旅游集团在互联网上发起了一个众筹项目,寻找那些注定要满足需求的人,这样参与者就可以从茶文化爱好者转变为进入圈子的知识寻求者和分享者。

离我们想要的生活还有多远?“我们选择了拉萨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仙洲岛上的一座西藏别墅。这是我们的第一家酒店,将根据当地特色和文化进行翻新和调整。

湖南本地人周鹏的酒店众筹已经收到了第一笔资金,他不断在网上向众筹支持者传达最新进展。

“我们已经与当地批发商合作,并将在网上销售藏红花、黑果枸杞、珠子和其他藏族文化特产。

“周鹏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大学毕业后赚足够的钱,然后找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开一家温馨的客栈,在旺季接待客人,淡季出游。

但是当他进入社会时,他慢慢开始怀疑自己最初的想法,不是因为他不再渴望离开的生活,而是当他能赚到足够的钱,甚至当他赚到足够的钱时,他就老了,不再年轻了,他的梦想生活毫无意义。

当时,他已经是深圳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部门主管。他的工资不低,而且很慷慨。然而,他的心无法平静,他变得越来越浮躁。

工作了4年后,周鹏毅然选择辞职,踏上了去西部拉萨的道路。正是这次西藏之旅让他找到了最接近自己梦想的地方。

一路上,他被白雪覆盖的高原的神秘美景陶醉了。旅伴的热情幽默让他感到温暖和快乐。然而,当他旅行结束时,他的朋友们一个接一个地回到了家,周鹏不得不回到喧闹的城市。

回到深圳后,周鹏怀念每天在路上的感觉和拉萨的故事。他无意回到以前的工作生活。

“干吗不回到拉萨,在那里生活呢?”当然他不是去拉萨也做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他要在那里开间客栈,既是西藏旅行的终点,也是另一场未知旅行的起点。”为什么不回拉萨住在那里?”当然,他不会去拉萨做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他想在那里开一家客栈,这不仅是他西藏之旅的终点,也是另一次未知之旅的起点。

他找到了他的好朋友吴泽峰,他也是一名资深徒步旅行者。双方一拍即合,开始为他们在拉萨的客栈生活筹集资金。

一方面,为经营客栈筹集资金是必要的。另一方面,它也想找一些志同道合的人来获得一些鼓励、分享和经验。他们认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也可能影响和改变其他年轻人的生活方式。

周鹏表示,酒店的众筹支持者可以享受一定数量的免费入住日,使用酒店提供的厨房用具,自由展示烹饪技巧,体验高原烹饪的乐趣。支持者也可以申请成为临时代理老板,共同管理客栈。

在众筹平台上可以找到许多像周鹏这样普通而执着的梦想家。他们以一种时尚的方式传递他们的梦想:在网上发帖,由志同道合的人共同出资,建造书店、酒店或咖啡馆。

理想是充实的,现实不再瘦骨嶙峋?然而,曾经著名的众筹书店和咖啡馆已经关闭。

能够参与经营咖啡馆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小新鲜”生活条件,但“众筹”模式也有“先天不足”。

“筹集资金很容易,但很难维持。”咖啡店和书店本质上是低利润的。当然,许多众筹参与者不是来这里筹资的。他们想要的是一种“参与”的感觉。因此,在决策中,“公众说公众是对的,而女人说女人是对的。”有些人想做体育主题,有些人想做文学主题,有些人想前卫时尚。即使是一个小细节也会引起争论。

对此,一些与会者表示,破产只能意味着企业失败,众筹需要改善,但至少他们已经收获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发表评论